夏天的时候无法排汗散热

2020-08-18 22:09

“所以那时很内向,很少说话,有时候放学,只能一个人默默地边走边哭”

每天晚上9时30分下班后,马攀都会穿上那件白裙子,爬上自己租住在徐家庄的民房房顶,跳上一段杨丽萍的孔雀舞,好多邻居偶尔看见他略带妩媚的舞姿,都会嘲笑他是“神经病”,但对于这个从小就没有头发和牙齿的25岁小伙子来说,只有在这样宁静的夜晚,他才会感受到自己美丽的存在。

“18岁初中毕业,没考上高中,我曾想过死,因为从小我就一直觉得,我身体有缺陷,那我就好好学习,长大靠知识吃饭,但是一场失败的考试后,又想到别人的嘲笑,一下子觉得未来没有了希望。”马攀说,“但是回家之后,看到父亲在为我用砖砌浴池,一下子就觉得,我要坚强地活着,不能让他们失望。”

为了防止其他孩子嘲笑,马攀的父母等到他8岁才把他送到学校,但是他依旧没能逃脱同学的嘲笑。

马攀说,现在依旧有些害怕去孩子多的地方,因为和大人相比,孩子的话更直接,有的时候看到他指指点点的还是会有些难受,“不过现在的老板和同事都很关心我,和家里人也几乎一天一个电话,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孩,我要让父母觉得可以依靠”。

除了没有头发和牙齿,马攀的身上没有毛囊,夏天的时候无法排汗散热,所以当气温比较高的时候,和普通人相比,他感觉热得多,买不起浴缸,父亲就在院子里砌了一个水池为他降温用。

现在,马攀在白沙路一家火锅店的后厨工作,戴着假发,和多年前那个内向的他比起来,现在的他要外向很多,虽然和陌生人说话时,还是只给出一个侧脸,尽量不让人看到他略有凹陷的脸,但不忙的时候,他学会了和同事开开玩笑,聊聊心里话。

因为没有牙,他从小只能用牙床咀嚼食物,用舌头帮着搅拌,能吃的只是面食和煮软的蔬菜。和普通人相比,马攀的舌头看上去要大很多,上颚也是凹下去的。

(责任编辑:石兰)

“因为没有头发,那个时候每天都戴着帽子上学,一些调皮的男生经常就把我的帽子抢走了,没朋友,也没人帮我‘打抱不平’,只能一个人承受。”他说,“还有的孩子编儿歌笑话我,现在都还记最后一句是‘想吃瓜子没有牙’,当时真的很伤心,所以那个时候很内向,很少说话,有时候放学,只能一个人默默地边走边哭。”

“看到父亲在为我用砖砌浴池,一下子就觉得,我要坚强地活着……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孩,我要让父母觉得可以依靠”

1988年,马攀出生在临潼的一个小村子,和大多数新生儿不同,刚出生时,他的头上没有一点儿头发,家人当时并没在意,认为随着孩子长大,就会长出来,但之后过了两年,马攀不仅没长出一根头发,还没有长出哪怕一颗乳牙。家人带他来西安的医院就诊,除了病历上写着的“没有头发、乳牙”外,也没有查出具体病因。

“后来我决定走出来找工作,但也经常被人歧视,明明店门口写着在招人,他们却说人招满了,还有的时候,虽然把我招进去,但是明明我干的活儿比其他人多,但是工资却比其他人少。”他说,“有一次,一家店的老板指着我对送货的人说,‘给那个长得像猴的人搬过去就行’。”

“据我妈说是因为怀我的时候她发烧,吃了一些药。爸妈都是农民,也没有多少钱,后来他们也就认命了,再没带我去医院看过。”马攀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