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作人员忙着维持秩序

2020-11-13 11:08

随着舞台两侧大屏幕上一个个房号停止跳动,40套房子有了新的主人。刘汉宾坐到了舞台右下方的等待席上,手里紧紧握着身份证和摇号顺序确认表,这是她上台的凭证。

6月12日,天气阴转小雨。早上7时,闹钟刚刚响起,几乎一夜无眠的刘汉宾就出门了。从她现租住地南关正街到东大街目的地,需要走半个多小时。

8时10分,舞台上有人宣布电脑摇号规则,并告诉大家一个喜讯,这次政府拿出来796套房子,正好对应参加分配的796个家庭,保证人人有房。刘汉宾的心落下来一半。

终于叫到42号了,刘汉宾深吸一口气,起身。上台的时候,差点摔一跤。来到电脑操作台前,在区公证员的注视下,她迅速终止了房号滚动显示。“301楼11层1109室,这是你选的房子,请到那边办理确认手续。”刘汉宾懵懵怔怔地机械办完手续,下台来到剧院旁边的巷道,还没回过味来。

前面8号摇出了8层808室的吉祥号,全场哗然,“运气太好了!”旁边的一位胖脸中年妇女小声惊呼,“如果我有这样的手气,能挑中楼层好、朝向好的房子,该多好啊。”刘汉宾没搭腔,两手紧紧抓着扶手,暗暗给自己鼓劲,“我也能行。”

这次摇号分配的是康居小区的新建电梯房,每户建筑面积55平方米,一室一厅的小户型,全部经过简单装修,租户只需携生活用具入住。刘汉宾打听好了,公租房的租金一年才3300元,加上物业费也比在外面租民房便宜。她决定拼一把运气,无论如何也要弄到一套楼层低一点的房子。

刘汉宾今年70岁,汉中市中心城区居民,老伴早已离世,如今和小儿子和孙女租住在30平方米的民房里。她每月收入350元,小儿子当门卫月工资900元,加上在广东打工的大儿子、儿媳提供的女儿生活费700元,祖孙三代光吃穿用度、看病吃药和上学所需都勉勉强强。每到房东催租时,刘汉宾就会作难,这4200元的年租总是求亲告友七挪八凑拖延2到3月才能交齐。

剧院门口早到的人很多,工作人员忙着维持秩序,组织第一批参加摇号的人排队。刘汉宾已经经历过一次这样的场面,那次是公开摇出参加公租房分配入场劵的序号,她拿到的是42号,挺靠前的。

巷道通往外面的大街,可已经摇到房子的人却不忙着离开,纷纷拿出手机向亲人通报最新结果。刘汉宾也给长期在经济上提供帮助的弟弟打了个电话,告诉他自己摇到了新房,在11楼。

虽然不是自己期盼的5层以下,但想想有电梯,也挺好的。刘汉宾把手上的表格和证件放进包里,拉好拉链,护在身前,迈步离去。

刘汉宾今天是去参加汉台区中心城区2014年第一批公共租赁房摇号分配的,年纪大了,腿脚不方便,坐公交车上下困难,打的又舍不得,只能安步当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