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间一居室一个月可以轻松租到七八千

2020-08-09 18:39

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一户普通的80平米的两居室,有客厅有卧室,却满满当当摆了13张上下铺,整整住了25人。

虽然听起来有些夸张,但这却是事实。15日,有北京媒体报道,北京东三环一个80平米的两居室住进25个人,一时引发人们的关注。照片显示,在这个屋里,床与床之间的距离只有30厘米左右,转个身都很困难。地上,满是废纸、瓜子壳、烟头、食品包装袋,粗细不一的电线密集地缠绕在一起。

25个人的生活,就这样被收纳到了一个拥挤和杂乱的空间里。但这并不是个案,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在北京,这样的逼仄的居住环境并不少见。曾经在北京实习打工的杨娜给记者讲述了她的群租生活。

早在2009年,北京市八部门就联合发出《通告》,要求“群租房”必须拆除隔断恢复原状。而从2011年2月开始,住建部更是明令禁止了一切群租行为。但是现状显而易见,禁令禁而不止。

从租客的角度来讲,这个价钱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,而另一方面,对于房东来说,一间一居室一个月可以轻松租到七八千,收益明显高很多。群租房面向的群体有相当一部分是学生,因此学校附近也是群租房扎堆的地方。北京大学附近的一个群租房房主说,他的租客光男生就有40人。

马小勇:我们辖区群租房案发率比较高,住三十、四十人,谁也不认识谁,有个别还出现男女混租的现象,不发生问题才怪。我们从去年开始已经整顿了一年,但还是有反弹。因为它牵扯不同部门,每个部门有一定的管辖权,但都没法整体来管。比如建委负责房屋结构,拆不拆承重墙,这方面归建委管;经济适用房出租归房管局管;有没有火灾隐患,归消防队管;出租有的做店铺归工商部门管;像这种做群租的多以中介公司为主,那就归房管局管。我们街道没有处罚权,对房主确实没有太好的处罚依据,更多的就是督促、宣传。

房主:房子在北大南门,都是学生、考研的来租。房间的构造是有一条很长的走廊,走廊两边是房间,房间里有床、桌子、一个衣柜。卫生间和淋浴间在走廊,男女分开用。当然不会像小区隔断住的那么憋屈。四人间和六人间是通外面的,还有两人间、单间,每个人一个月1千6。男孩四十多个有一个小便池、两个马桶,没有想象的那么紧张。

杨娜:那个屋子就是一间普通的一居室,客厅安了三张高低铺,住六个人,卧室里也是高低铺住六个人,很挤。如果十二个人都在的话,就连站脚的地都没有,尤其是床跟床之间的距离,稍微胖一点的人要侧着身子才能过去。厨房和卫生间都有,但是因为人多,所以用起来经常有排队的现象。尤其是卫生间排队特别严重,要是大家使用时间都挤在一起的话,洗脸、上厕所都挺困难的。洗澡的时候热水器烧一次大概需要两个多小时,但是一桶热水只能够一个人洗,大家如果都把时间挤在晚上洗澡时间根本就不够用。而且人多东西容易坏,像马桶、热水器、花洒等,特别不方便。

我们刚才提到的北京东三环80平米住进25个人的群租房,就在劲松街道办事处的辖区里,办事处的工作人员说,从禁令下发后他们就一直在各个小区做相关工作,但两年下来收效甚微,劲松街道办事处宣传科科长马小勇道出了其中的难处。

杨娜租住的是崇文门附近的一个一居室,因为地处商圈,生活方便交通便利,吸引了很多刚到北京的打工者。如果是在这样的地方自己租个一居室,月租起码也得在四五千块钱左右,而群租一张床位一个月只需要六七百块钱。

违规成本低,多头管理或许是群租房屡打不绝的原因,不过最重要的恐怕还是租赁市场巨大的需求。在高昂的房价和有限的资源面前,房东和租客变成了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。哪怕知道存在安全隐患,就算是睡在一个脏乱不堪的环境中,租客仍旧会继续选择群租的生活。